宾王扑克牌一文读懂携号转网:全国携转量已超 1850 万

文章正文
2020-12-27 18:28

C114 讯 12 月 27 日消息  在日前召开的 “2020 国际虚拟运营大会暨中国增值电信业务高峰论坛”上,宾王扑克牌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技术与标准研究所专家沈岑在发言中详细介绍了携号转网的现状以及未来趋势。

为什么要推进携号转网

携号转网这个名词并不是我国首创,早在 1999 年在香港、英国、荷兰等较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就率先提供了携号转网服务,促成市场成熟和开放,在全球得到了广泛推广。

截至目前,全球共有 80 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携号转网服务,中国信通院通过调研发现,携号转网服务促进了用户的自由选择,用户选择服务商完全可以用脚投票,降低了用户转网的门槛,避免了因为换号所带来的一系列成本和风险。

携号转网服务的推出,对于当地国家整体的信息通信服务水平也会有促进和提高;携号转网从行业整体格局分配的角度来看的确促进了行业的良性竞争,推动了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携号转网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它携转了多少量,也不是鼓励用户一定要去转,而是用户能不能转,自由程度以及携转之后的满意程度,是衡量携号转网推广是否成功的重要标准。

我国携号转网始于 2010 年,当时在天津、海南、江西、湖北、云南开展了长达 8 年多的整体实验,2019 年 3 月份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在全国实行携号转网,2019 年底要完成政府报告中部署的重大任务。在文件下发之后 3 月起工信部就组织三家运营商共同完成携号转网全国推广这项重要任务。在携号转网全国推广之前,行政监管部门就对携号转网服务具体的实施范围、地域范围、号码服务范围有一个明确的对象圈定。

哪些用户可以携号转网

按照相关规定说明的范围,携号转网是指在同一个本地电话范围内移动用户变更签约的电信业务经营者而号码保持不变的服务,其中每个词都有服务对象范围的约束。

第一是地域范围,携号转网要完成在同一个本地电话网的范围内,也就是说换如果要携转的话,从北京电信要转网络只能去北京移动或北京联通,并不支持从北京联通转到上海电信或上海移动,为什么有这样的考虑?因为号码的归属决定了在运营商管理体系及技术体系数据处理体制中的标识解析,是一个重要的身份标签特征,如果用户想转运营商的同时连本地网的属性标签都要进行改变的话,对于运营商现有的数据处理体制来讲是非常大的挑战,我们需要在网络配置上不再以 7 位 H 码对于用户路由选择的基本判定原则,而是要把整个号码都作为路由送达的判定条件,对于运营商的数据处理体制来讲改造难度非常大。

第二是号码对象,是移动电话用户,公众移动电话用户首先包括固话用户和互联网用户和特殊应用场景的移动电话卫星电话用户,这些都是暂且不圈定范围内的;需要指出的是,移动转售企业的号码也不放在可以携转的范围内。

携号转网是如何实现的

携号转网服务在我国是如何推广实现的呢?

简单来说携号转网通过三级系统架构实现服务的开通,第一层是国家级系统架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所建立的集中业务管理系统,这套系统在长达十年的携号转网五省实验中由信通院负责,集中业务管理系统的系统建设和整个携号转网服务实验的协调工作。

这套系统是干什么用的呢?这些数据是怎么来的呢?涉及到它的第二层架构和第三层架构,运营商集团公司的 SOA 和 LSMS,SOA 指携号转网业务受理系统,用户想要办理携号转网,从业务侧进行的一系列信息交互都是由 SOA 逐级传送到集中业务管理 CSMS,通过 LSMS 进行发布,这个数据干什么用的呢,这个数据将会同步到企业网内的核心网、增值业务相关系统核心网设备中,用于知道这个号码现在从哪家运营商转到了哪家运营商,以便能够在正常的用户通信当中确保正常的寻址。

把业务的全流程串起来,一个用户在携转的时候第一件事情是要拿出短信查一下,是否具备携转资格,如果具备携转资格,运营商就要发一条授权码告知,用户拿着授权码去携入方营业厅办理。通过这样三级的系统架构实现了用户的携转流程的全面开通,也能保证用户信息能够触达到三家运营商网内所有核心网元。

信通院还承担着另外两种角色,第一是政府的监管支撑,采集到各个企业和用户之间发携出短信、查询携转资格整个流程,同时采集到用户携转全流程信息,在监管系统里实现对于携号转网流程的全流程还原,帮助更好的支撑携转的政策监管。同时也会把携转的相关数据提供给相关的公安、信息安全部门,用于他们对于整体的信息通信行业监管,对于广大用户的生命财产安全保障提供一个保驾护航的基础数据。

携号转网现在进展如何

2019 年 12 月,携号转网服务正式推广以后,12 月有 60 多万携转量的规模产生,之后由于疫情爆发,携转量有一个慢慢减缓的过程。

3 月以来随着疫情常态化,携号转网的用户规模也在逐步恢复,到达七八月份整体稳定在 100 万以上的水平,尤其是在 9、10、11 几个月,9 月份达到了 150 万,10 月份 160 多万,11 月份 172 万,12 月中旬已经达到了当月 100 万以上的携转量,11 月底单日携转量高达 138656,为什么月底这么活跃呢,因为用户要从一家运营商转为另一家,需要把自己的合约结清。

截止到目前累计的携转量已经超过了 1850 万。按照 8、9、10 月份的整体规模推算疫情常态化以后携转转网的用户规模量,我们做出了最新的数值预期,年携转比例超过 1%。

为了保证用户携得了、转得快、用得好,在去年 3 月份到 11 月份非常短暂的八个月时间内,三家运营商对系统进行了大规模改造,完成了 1800 余套系统改造,投资达到了 30 多亿

转得快,转得快就是要解决用户携转难的问题,让用户在携出方不要受到企业的阻拦,能够让用户自由携转。用得好也是现在最希望强调的一点,要丰富用户转网之后的业务和服务,让用户转网之后无缝衔接。监管部门也是采用了两手抓的手段,第一是对于携出方的要求,在携号转网管理规定出台的时候就禁止了企业不得在无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拒绝阻止拖延用户来提供携号转网服务。第二从携入的角度入手一定要保证携号转网用户在同等条件下与本网新入网用户享受同样的权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