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时评: 美国何以成为美国经常谴责的样子?

文章正文
2021-04-02 13:27

中新社北京3月25日电 题:美国何以成为美国经常谴责的样子?

中新社记者 肖欣

毋庸置疑,新冠疫情之下,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正在美国上演:占世界总人口约5%的美国,新冠确诊病例超过全球总数的25%,死亡病例占全球总数近20%,逾50万美国民众失去生命。

“因新冠而丧生的美国人已经多于因两次世界大战而丧生的美国人的总和”,“每670个美国人中,就有1人因新冠去世”,“美国因新冠而去世的人数已相当于一个大城市的总人口,比如亚特兰大”……翻看美国媒体对疫情死亡人数“井喷式”的报道,不难感受到强烈的伤痛和愤怒,以疫情应对不力酿成人间悲剧为触发点,蔓延至美国人权现状的方方面面:从政客有意隐瞒疫情关键信息到医疗资源分配不公,从种族歧视恶化到弗洛伊德之死,从金钱支配选举到选后暴乱……一名黎巴嫩外交官犀利点评:“美国已经变成了美国领导人经常谴责的样子”。

从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4日发表的《2020年美国侵犯人权报告》所披露的大量事实来看,美国的确变成了美国经常谴责的样子。

美国经常讥讽别国“愚昧”,“没有人比我更懂”可以说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口头禅,但正是特朗普政府的愚昧应对,令美国疫情严重失控。

《报告》披露,疫情暴发之初,美政府多部门曾收到预警,可时任美领导人无视科学警告刻意淡化疫情风险,以“政治逻辑”取代“科学逻辑”,宁可相信直觉也不相信科学,导致防控“黄金窗口期”被白白浪费;在全球科学家证实口罩防控作用时,美国政客们却将“是否佩戴口罩”逐渐演化为一种政治立场的宣示;疫情已在美大范围蔓延时,即便确诊和死亡病例已升至全球第一,特朗普政府出于政治私利,依然急于重启经济……

美国动不动就指责他国“说谎”,特别是在急于“甩锅”时。为推卸抗疫不力责任,转移民众视线,一些美国政客接连炮制“中国隐瞒论”“武汉病毒论”等奇谈怪论。美国“抗疫队长”、传染病专家福奇在美国疫情早期就曾戳破美国官方数据说谎,“新冠病毒在美国造成的实际死亡病例数肯定高于官方统计”。

美国还习惯于怪罪他国“不平等”,而在美国,无论自由派学者还是保守派学者,都赞同一个基本事实——美国社会存在严重的不平等。美国的种族歧视可谓是全面性、系统性、长期性的痼疾顽症。从历史上对印第安人的种族清洗到现实中屡见不鲜的暴力执法、仇恨犯罪,再到近年来对亚裔群体的欺凌加剧,在司法、就业、医疗、教育各领域,歧视广泛存在。就连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都无奈承认,“因种族而被区别对待是数百万美国人悲剧性的、痛苦的、愤怒的常态。”

疫情令美国弱势群体“痛苦的常态”雪上加霜。美国新冠感染率和致死率最高的场所是养老院;美疾控中心数据显示,非洲裔新冠感染率是白人的3倍,死亡率是白人的2倍;富人阶层优先获得检测和防护用品,数千万底层民众失去工作和医疗保险……

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因尸检才被查出曾感染新冠。弗洛伊德的种种不幸是美国少数族裔遭受系统性种族歧视的缩影,他生前最后时刻的哀求“我无法呼吸!”绝望地呼应了美国弱势群体的艰难处境,唤起全美140多个城市抗议示威者的呐喊。

众所周知,生存权和发展权是最基本的人权。人之不存,人权焉附?处处想当人权“教师爷”的美国有必要反求诸己问一问,美国何以成为美国经常谴责的样子?

对此,美国学者认为,造成美国不平等的深层次原因在于其失序的民主制度:美国政府和政党长期被利益集团操纵和俘获,无法制定和实施促进社会公平的政策。

事实也证明,美国民主制度不仅难以弥合党派分歧,反而进一步加剧了社会撕裂。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花费达到创纪录的66亿美元,政治选举实际上已经成为“钱决”,两党之争从政策之争变为身份之争,在诸多重大公共议题上僵持不下,无所作为。在疫情攸关生死的时刻,政客们却将精力投注于挑唆煽动民众情绪,最终导致选后暴乱,留下了所谓“山巅之城”“民主灯塔”侵犯人权新纪录。

可以预见的是,美国人权劣迹带给国家和民众的伤痛,无论因傲慢和偏见而显得麻木,还是在谎言包裹中被刻意歪曲掩藏,总会在日后以新的形式显现。盖洛普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对民主制度和总统选举的信心跌至该机构进行此项调查以来的历史低点,仅有19%。而2020年另一项有关美国民众心理健康状况的调查显示,疫情期间美国自杀救助热线接听数量上升近50%,有的危机热线接线率暴涨300%。

能改善美国人权的,肯定不是国际外交官们揶揄的“美国方式”:“如果美国看到美国正对美国做的事,肯定会入侵美国,从美国暴政中解放美国。”

能治愈美国人心的,是美国政府丢弃已久的内省心态和平视姿态,是怀谦卑之心,悯国人疾苦,放下傲慢与偏见、虚伪与冷漠、霸道与双标,与国际社会相向而行。别再让美国民众为政客的愚蠢和傲慢付出生命的代价。

(责编:艾雯、刘叶婷)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文章评论